Anu 角色设定 v0.11

更新日志:

【2020-06-24】 增加了「榚 Nengou」的设定;修改了基岩与阿鱼的图片。

—v0.11

【2020-06-24】 v0.1 版本发布!

—v0.1

前言

这里存放的是 Nexus 的大家在 Anu 的世界观下各自设定的原创角色。

目前已设定的角色包括了(排名不分先后):

  • 信仰泛灵论的少数族裔——雨滴 Raindrop
  • 神秘人——Fashi
  • 柴犬机械师——基岩 Bedrock
  • 井兰城的绯红调酒师——镨铬 Probe
  • 井兰酒馆的常客——UNiP
  • Ostalipnar 演奏家——Snake
  • 不定形的见习法师——无虞
  • 汀都咖啡店老板——阿鱼 NodMelon
  • 来自永封之地的少年——榚 Nengou


雨滴 Raindrop

  • 性别:男
  • 年龄:23 岁
  • 种族:辛铎少数族裔
  • 出生地:辛铎边境

雨滴二十三岁的时候,他离开了他的故乡和故乡之山,而去往世界旅游。他在故乡生活时无忧无虑,毫不厌倦地过了二十三年。——可是,他的内心到底有了转变。一天早晨 ,他黎明时起身,说:

  “啊,你,伟大的森之国啊!假若你没有被你照耀的万物,你的幸福何在呢?

  自我出生以来,你每天向我传授魔法的知识和宗教的信仰:假若没有我,和我的鹰与 蛇,没有我的石头和木棍,你会厌倦于你自己的光明和这条旧路罢。

  但是,每天早晨,我们等候着你,我们取得了你的多余的智慧,因此我们祝福你。

  看啊!我像积蜜太多的蜂儿一样,对于老旧不知更新的智慧已经厌倦了;我需要伸出 来领受世界的更高智慧的手。

  愿意赠送与布散我的智慧,直到聪明的人们会再因为自己的疯狂而喜欢,穷困的人们 会再因为自己的财富而欢喜。

  因此,我应当降到最深处去:好像夜间你走到海后边,把光明送到极寒和极热之地去 一样。

  我要像你一样地‘下山’去,我将要去的世界是这样称呼这件事的。

  祝福我罢,你这平静的眼睛能够不妒忌一个无量的幸福!

  祝福这将溢的杯儿罢!使这水呈金色流泛出来,把你的祝福的回光送到任何地方去罢!

背景故事

出生的那一天下着绵绵的小雨,所以被父母取名 Raindrop。

出生于森之国的一个乡下地区,因为远离森之国的中心,所以即使在被称为自由的森之国 里有更自由的成长环境。相较于森林国的国教‘莫西斯’,因为是少数族裔的关系,本身并 不信仰国教,相反,泛灵论更被我和我的族人接受。

热爱森之国的文学作品,特别是音乐和戏剧,最喜欢的节日是丰收之日的祭典,喜爱喝酒 ,话痨。反对绝对权威和唯一论。


Fashi

  • 出生地:辛铎(可能)
  • 现居地:梅辛瑞里斯

神秘人

背景故事

幼时生活于井兰,但现多活跃于梅辛瑞里斯。

有魔法的天赋,但不屑精灵的选拔机制,因此后多学习机械技术并钻研机械理论。

根据其天赋推测出生于辛铎,不过也有传言闻其非五大国人之一。


基岩 Bedrock

  • 种族:狗(柴犬)
  • 职业:机械师
  • 现居地:梅辛瑞里斯

一条机器人养大的狗,一定程度上依靠机器人说话和行动。

基岩设定1

基岩设定2

特性

  1. 机器人可以分离出一部分让基岩可以穿戴在肩上的武装,有机械臂和使用人类语言的装置,(还藏有各种称得上方便的小玩意),也可离开基岩独自活动;
  2. 因为机器人特殊的抚养教育,所以是条有着基本的人类常识的狗;
  3. 机器人疑似古代科技,在狗的日常生活中很便利;
  4. 非常懒散,工作时间常摸鱼所以薪水是勉强过活的程度,空闲时间倒常会带着(非常方便的)机器人打些零工赚些零花钱;
  5. 喜欢平静的生活+懒散=混吃等死。当发现自己所习惯且珍视的平静与美好即将受到威胁时才会积极起来;
  6. 喜欢不困难、不复杂、不花哨的简单事物;
  7. 觉得驾驶轮椅很帅;
  8. 魔法天赋是可以学会实用的小型魔法的程度。机器人有这样的魔法知识可以教,也许一定要用到的时候基岩才会临时学吧;
  9. 作为狗却有想过养宠物;
  10. 咖啡过敏(闻到咖啡粉/咖啡豆的味道会不悦,闻到冲开的咖啡会不能靠近的程度)。


镨铬 Probe

  • 性别:男
  • 种族:外表人类,具体种族不详
  • 年龄:16 岁
  • 生日:十九月星期日(全年倒数第九天)
  • 发色:红色
  • 瞳色:红色
  • 肤色:浅棕色
  • 身高:1.64 m
  • 装束:头戴护目镜。工作时穿长裤和靴子,上身衣着则比较随意;
  • 出生地:梅辛瑞里斯城城郊
  • 现居地:井兰-井兰城
  • 职业:井兰城「MOTEM」的调酒师

背景故事

出生于梅辛瑞里斯城郊的一个偏僻的村庄,三岁时还不懂事的镨铬就亲眼目睹了奥达的战火是如何摧毁自己的家乡。战争后,侥幸存活下来的他被隶属于梅城卫戍部队的机械师「Crossia」收养,并从此开始在城内生活。

养母将当时尚不识字的 Probe 重新起名为镨铬,并开始视如己出般地抚养他。从六岁起开始,Crossia 就让镨铬跟着自己学习机械相关的基本知识。在耳濡目染的影响下,镨铬学习得很快,不久后就可以自己维修一些小机械,或者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新发明。

然而,好景不长。在十岁那年,Crossia 被梅城高层安排去执行一项未知的任务,在留下一份道别的信件和一副看似古旧的的护目镜后,Crossia 就离开了梅城,从此杳无音信。失去亲人荫蔽的镨铬只能靠自己养活自己,他开始流浪于梅城的酒馆与工厂之间,靠着非法的零工来养活自己。但是,因为自己瞳色发色和肤色都异于梅辛瑞里斯人,年少的镨铬在城内倍受排挤,不仅会受到老板的粗暴对待,还经常被同龄的孩子嘲笑和欺负。

在一位好心人的建议和帮助下,十二岁的镨铬从梅城偷渡到了井兰国,据说这里的人都不分种族,文化更加开放与包容。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学习能力,镨铬开始在井兰城内一家名为「MOTEM」的酒馆担任见习调酒师。「MOTEM」的老板对于镨铬十分赏识,不仅教会了他如何调出美味又香甜的鸡尾酒,还教他如何和酒吧内的顾客打交道。没过几年,镨铬就成为了井兰城内小有名气的少年调酒师,还因为自己独特又可爱的外表被取了——「绯红调酒师 Scarlet Bartender」的别名。

某天,在和一位神秘顾客的交谈中,镨铬偶然听到了关于养母 Crossia 下落的线索,这即将改变他今后的人生轨迹……

特性

  1. 酒精过敏,因此很少品尝自己调的酒。但因为嗅觉和听觉异常灵敏,可以仅凭液体碰撞酒杯时发出的声音以及酒精的气味来判断鸡尾酒的优劣;
  2. 学习能力和动手能力都很强,但是体力和记忆力却很差;
  3. 喜欢:机械物什;和酒馆顾客聊天;吟游诗人「绝音鸟」的歌声(他经常来店里唱歌,听说是辛铎人);井兰城内的一家名叫「蜜饯」的牛奶店卖的酸奶;
  4. 不喜欢:冬天的井兰城(因为没人而且大家都在冬眠);梅城人;
  5. 恐惧:火焰;
  6. 长期目标:找到养母 Crossia 的下落。


UNiP

  • 性别:男
  • 年龄:20 岁左右
  • 种族:人类
  • 装束:穿着好像不是很新,但是经常穿着熨烫整齐的衬衫、没有什么创意的深色牛仔裤和实用主义至上的靴子;衬衣口袋里有一本小的笔记本,时不时地会拿出来记点什么;裤子口袋里藏着一块怀表。
  • 出生地:井兰
  • 现居地:井兰-井兰城

背景故事

事实是他的确常在井兰出现。常常有人在火焰灯下看到他。脚边永远有一个看着像是装着什么乐器的盒子,但是也从来也没人见他拿出来弹过什么。被问到的话也常常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

也有人偶尔会在城市昏暗角落的小酒馆看到他。那是一间叫作「MOTEM」的小店。店主好像是 UNiP 的旧识,两人时常相谈甚欢。

总有人会问他这名字是什么意思,他也总会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什么地方说过,老实说这个也没意思,这次就不说了。其实也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Snake

  • 性别:男
  • 种族:人类
  • 年龄:16 岁
  • 发色:黑色(混杂一些棕色条带)
  • 瞳色:橙色
  • 外表:眼睛左右两边都有泪痣,笑起来很好看;脖子上有一颗很深的疤痕,为了遮挡住它,周围纹着像银河一样的纹身,使疤痕和星星纹身能融为一体。
  • 出生地:梅辛瑞里斯
  • 现居地:辛铎
  • 职业:吟游诗人(能够演奏梅辛瑞里斯的一种叫做 Ostalipnar 的民族乐器,也可以演奏很多辛铎的简易乐器)

背景故事

自 Anu 环上文明发迹以来,各国的语言并不相同,每个国内部的不同区域也有不同的方言,这给文明的交流造成了极大的不便。梅辛瑞里斯人最先发明了一种快速传递信息的方式:每个镇子上都会有一个装置,悬挂着十二个大小、材质都不一样的巨大空心金属球体。通过敲击不同的球体、不同的次数,人们可以向相隔比较远的镇子以音速传递天灾、侵略、求救等事关人命的讯息,当然也会用于传递喜报、新生命降生以及友好问候等正面的讯息。这个通讯装置某些悦耳的音色被民众缩小并改良成了一种乐器,也就是 Ostalipnar 的原型。

Snake 从小就对这种乐器特别感兴趣,但是比起日复一日的练习,他更喜欢利用 Ostalipnar 编写自己的小曲儿。由于 Anu 上拥有音乐这个概念才只不过 200 年,人们发现通过一些特殊的器械可以编写出一些有意义的声音序列,这些序列有唤起人们感情的功能, 这种艺术形式被 Anu 上的学者称作“Emu”。Snake 就被梅城大学录取为 Emu 系的一名学生(该系仅有 9 人),专门研究如何用器械来组合出好听的声音序列。同时,他也游走在梅城的各个酒吧来演奏 Ostalipnar。

Snake 在大学里面认识了另外一名男孩子 Karu。他是天文系的,研究星象并且记录下来。Karu 特别喜欢 Snake 的音乐,不管 Snake 去哪家酒馆演出,都会跟在后面,每次结束后都会去找他聊天。Karu 特别擅长把星空讲得特别有趣和浪漫,于是 Snake 逐渐也对他有了好感。每天带着乐器去他的观星台一起 chill 成为了他的日常。

【Probe 注】待修补 bug 之一:因为潮汐锁定的缘故,环上并没有昼夜之分,因此环上的居民也看不到星空,梅城也就不太可能有观星台。但这并不意味着天文在梅城大学里不会被研究。 可以改成:梅城大学的天文系的学生和老师需要经常组团前往永封之地去研究星象。

梅辛瑞里斯对人们的文化和思想有着严格的管制,同性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并且大部分人被植入了这种思想。梅城大学作为一个思想相对开放的地方成为了重点监管的对象,里面有教导员成立的风纪会来监控大家。Snake 和 Karu 是知道这一点的,再加上他们都是腼腆的家伙,于是两个人谁也不向谁表白,就这么暧昧下去。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出去饮酒作乐,这是他们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有一天深夜的时候他们俩约完酒,两人都醉了,像傻子一样有说有笑,Snake 突然扑向了 Karu 的怀里,四目相对,酒精加热后身体的温暖使他们亲吻在了一起。

纸包不住火,这番景象刚好被风纪会的人给撞见了,惊动了学校高层的两个人最后都被梅城大学给开除了。

Karu 在返回自己老家后被当成耻辱,并被家人囚禁了起来,Snake 依然瞒着家里在酒馆打工补贴生活,一边盘算着打听到他的消息之后就和他私奔。Karu 最终在囚禁生活中不堪父亲的虐待自杀了,Snake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精神崩溃,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失去了信心。因为每天都在酒吧里工作,于是开始跟当地的黑帮勾结了起来,过上了嫖赌打架的生活,性情逐渐变得暴躁了起来,「Don’t give a shit on life,fuck world」,音乐风格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变得从不存款,一旦赚到钱就挥霍一空。Snake 在梅城酒吧老板那里是一个很重要的黑帮人脉。Snake 的身体也逐渐结实了起来,跟着黑帮经常处理地盘斗争。一天巧合,Snake 遇到了当时举报自己的那个人,将其打了个半死不活。

梅城大学的风纪会里的兄弟打算找到 Snake 寻仇。一天, Snake 独自一人的时候被围堵。Snake “啊啊啊啊啊啊啊”跟对面进行拼命,风纪会的一个狠人在 Snake 的脖子上插了一刀,血流不止,当场倒地,风纪会的人怂了,怕担责任,连夜将 Snake 抛尸在了梅辛瑞里斯和舟介里的边境的一片丛林里。

Snake 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在濒死反应里,这辈子所有听过的音乐在脑中呼啸而过,他想到了那天晚上扑在 Karu 怀里的温暖,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视野是白色的世界,苍穹传来的靡靡之音,天旋地转,世界的声音被套上了澡堂混响,Snake 醒过来了。Snake发现自己在一个森林的树屋里。

「What the fuck?」

Snake 记不起来自己从哪儿来的,发生了什么,除了还会说话之外貌似任何记忆都消失了。Snake 走出了树屋,阳光很刺眼,四周是一个森林里的村子。四周是精灵一样的生物,他们看到了醒过来的Snake,吵闹了起来,但是由于 Snake 并不懂精灵的语言,一脸茫然。

Snake 就这样不得己在这里生活了下来,他的音乐天赋并没有被影响,很快就学会当地的精灵的一些乐器,Snake 在与精灵生活的过程中重新了解到了世界的布局以及安努环,认识到自己在一个叫做辛铎的国家。Snake 只能通过自己的母语了解到自己其实是从梅辛瑞里斯来的。他的音乐很快就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虽然音乐在辛铎还是一种很原始的状态,但是 Snake 不断地写出来一些朗朗上又的歌。他很快就又……进入辛铎丛林里的酒馆工作了。他边工作边旅行,在辛铎的大城市的杂货铺里看到了一把老旧的 Ostalipnar,他拿起那把乐器之后,惊讶于自己本当上手。于是立刻拿所有存款买下了这把 Ostalipnar。

Snake 继续在丛林和城市酒馆之间不停的演出,像吟游诗人一样四处旅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总是盯着漫天的星星,内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感。最终他觉得自己脖子上的疤可以用星空来掩盖,于是就在上面纹了一条银河。

【Probe 注】again,辛铎也没有夜空。

一天,Snake 引起了梅城来的一名商人的注意,他询问你 Ostalipnar 弹的这么好不如去梅城演出,这种乐器在当地非常受欢迎。在交谈三两轮回之后,常年流浪居无定所的 Snake 并不介意出这趟远门,于是就搭了商人的便车,前往了梅城。

Snake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不停地产生 de javu,奇怪的即视感每天萦绕心头。一些梅城的酒吧老板认出了他,满脸都是惊讶的表情,但是大家并不想告诉他为什么。

随着 Snake 的名气越来越大,最终有一天他被邀请到梅城大学演出,由于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梅城大学里并没有很多人可以认出他来。演出后他和自己在梅城交到的朋友喝得烂醉,在经过梅城大学附近的一条街的时候,停了下来,盯着街上的一个位置,努力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感觉内心有什么很温暖的东西。他的眼眶突然湿了,双眸里倒映的是梅城的万家灯火,好似漫天繁星。


无虞

  • 性别:J(梅罗三相性别之一)
  • 种族:梅罗人
  • 年龄:25 岁
  • 外表:流动的
  • 出生地:托米
  • 现居地:托米魔法学院
  • 职业:见习魔法师(生灵系)

背景故事

托米魔法学院知名见习法师,最近十年最速法师学徒毕业记录创造者,现正在为见习法师毕业而四处考查。

种族不详,身高、体重不详,性别不详,出生地不详。

因为一次强烈的魔力爆发而无法固定自己的形状,虹膜也因此受伤。这次事件造成的心理阴影也让他无法正确识别某些空间结构。但幸运的是,他因此能稍稍看到魔法的流动,而这是众多学院派法师梦寐以求的天赋。

所以,如果你在辛铎的森林里看到一只猫在向精灵买护符,或者在舟介里的船上看到一位机器人在问渔夫哪里有不竭的泉水的时候,千万不要惊讶,因为那很有可能就是他。

无虞十二岁开始展现魔法天赋,十五岁进入学院成为魔法学徒,次年进阶并接受大法师特蒙德的直接指导。十八岁时因写出三阶法术 Wisteria Binding 而被认定具有法师学徒的毕业能力提前毕业,并在本校进修生灵系魔法。二十一岁时因掌握变形术而成功晋级五阶法师,但同年因学院场地魔法爆炸导致魔力全面失控,从此无法控制或解除变形术效果。

补充设定

装备

  • 梅拉的幻想披风:改变他人对持有者的外貌认知。可以被五阶以上侦测魔法发现,表现为托米特产的魔法防护披肩;被七阶以上侦测魔法完全探测,同时失去改变外貌效果三小时;
  • 阿拉斯传信手套:(参考只能打电话但是不会没信号的手机);法师出行必备
  • 梅拉的辅助戒指:快速施法工具,但消耗魔力较多;法师出行必备

托米

托米是位于井兰与舟介里的交界处、以稀奇的商品和优质的学校出名的独立城市。常住有十五万的梅罗和三万的人类。在军事上接受舟介里的庇护,但是拥有独立的市民议会与行政机构。在托米的集市上,你几乎能买到世界上的一切商品,包括那些法师专用的护符和玩具。小心啊,如果不认真对待这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的话,自己也许就会在什么地方发疯的。

梅罗

梅罗是一个古老的种族,甚至可以和辛铎人相媲美。但是梅罗最知名的不是其历史,而是其性别结构和与性别高度紧密相关的追求。这可能是唯一一个具有三种性别的智慧种族了。


阿鱼 NodMelon

  • 性别:女
  • 年龄:25 岁
  • 种族:人类(外观)
  • 出生地:舟介里
  • 现居地:舟介里-汀都
  • 职业:NodMelon 咖啡店老板

阿鱼设定1

特性

  1. 现任「NodMelon」咖啡店老板,咖啡店位于舟介里皇城;

  2. 舟介里生人,曾经去梅辛瑞里斯留学学习,毕业在当地做了一段时间普通的机械学徒。但由于自己对于本职工作的厌烦和对上司压榨的不满,以及发现梅辛瑞里斯一种叫做咖啡的当地饮品非常好喝,决心辞职回舟介里开店;

  3. 虽说是辞职追逐梦想,但其实开店生活还是很社畜(可能因为本质就是社畜);

  4. 店里的咖啡都是由梅辛瑞里斯直接采购,水源取自境内两湖,童叟无欺;

  5. 招牌是用发酵谷物蒸馏品和咖啡调制的混合饮品,但其实本人对发酵谷物蒸馏品过敏;

  6. 咖啡店稍微赚了点钱请得起店员以后就会去其他地方打着“寻找更好的咖啡”的借口公费旅游;

阿鱼设定2

  1. 最近的愿望是养只猫吧,但一直遇不到。只好用自己的半吊子水平造了一只机械猫。好消息是那只猫只要喂咖啡渣就可以活,也不会掉毛。

阿鱼设定3

背景故事

特殊收容措施

阿鱼被收容于 Site ▇▇ 一名为 NodMelon 的咖啡店中。在咖啡店开门时间,该区域内配置多名便装魔法师以随时确认其活动情况。

阿鱼被允许在社会中群居,但必须接受监视,严禁将任何猫科生物带入距离她10米的范围以内。目前考虑到对阿鱼的进一步的人身自由控制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期的后果,所以对其收容措施目前约束在 Anu。

描述

阿鱼外观是一名大约25岁的女性人类,其真实姓名为 ▇▇▇ ,真实性别不明。其体征与普通人类标准相符。

阿鱼由于其对于猫的特殊能力而收到注目:当猫与她接触后,100% 的测试对象会发展出约相当于阿鱼年龄的人类的智力,并有一定的魔法水平。其中以梅辛瑞里斯短毛猫为甚,将发展出相当于两种或以上的魔法能力。测试对象会显现出对阿鱼所有命令完全听从的状态。70% 的测试对象在与阿鱼结束接触的 1 个安努日内会恢复至原来的普通状态。但在另外的 30% 的情况下,测试对象会产生奴役人类的想法,并试图将此想法付诸于行动。记忆清除魔法只对此种案例的 43% 情况有效,而其余的受害猫则不得不被处决。

这一能力对阿鱼绝对保密,对她在测试阶段所有的实验通过记忆清楚魔法进行消除。也由于这一能力,ta 和任何猫科生物的接触严令禁止。

附件 A

回收状态:▇▇▇ 于 ▇▇ 年 ▇▇ 月▇▇日被从舟介里汀都回收。根据其父母的说法,她从幼年开始就与猫有对话的行为,但只以为是自言自语没有多加留意。直到出现▇▇▇▇事件。该事件对于舟介里的辣椒种植造成了极大打击,最终导致了▇▇▇▇。 在与其监护人商量并得到允许后, ▇▇▇ 开始被收录于 Site▇▇ 并开始实验。

附件 B

信件文本,由▇▇▇母亲提供: 亲爱的▇▇▇:

我最近实在不想上班了。傻逼老板▇▇▇▇▇▇▇▇▇▇▇▇▇▇▇▇▇▇▇▇。傻逼同事▇▇▇▇▇▇▇▇▇▇▇▇▇▇▇▇▇▇▇▇▇▇▇▇。 您看我能不能回家啃老? 或者不行的话让我回家开个咖啡店也可以。

另,我想养只猫,自从小时候的猫走丢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养猫了。以前您说我经济不独立,现在我经济独立了应该可以养猫了吧。

女儿, ▇▇▇


榚 Nengou

  • 性别:男
  • 种族:外表人类,有 1/4 的辛铎人血脉,另外 3/4 未知
  • 年龄:17 岁
  • 生日:十四月第六日(每 Blikk 中,Sikon 最暗淡的一段时间)
  • 发色:#2d2f44,但通过易容,目前可以随心变化为任意单色
  • 肤色:偏白
  • 身高:1.77 m
  • 出生地:永封之地的部落 Itpolkur
  • 现居地:井兰城附近的一处地下城市
  • 爱好:品尝世界的美食、给熟人写各种类型的匿名信、辛铎人的小说
  • 魔法天赋:风系、暗系

特性

  1. 完全没有方向感,单独外出时 99% 的可能会因找不到方向而迷路。另外 1% 的情况是指对了方向,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没能选择本该正确的道路;
  2. 虽然本人对肤色、发色没有特定的偏好。但出于便利的考量,正努力练习易容术,力求做到随心所欲更改自己的外貌特质;
  3. 尽管本人有着使用复合系魔法的天赋,但如非必须,不会刻意练习某种魔法。因此甚至没有学习过很多基础魔法,整体魔法素质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程度;
  4. 十分喜欢恐怖小说,会兴致勃勃地阅读然后被吓个半死(尽管本人并不承认)。

背景故事

1 -「*」

他出生于「永封之地」的部落「Itpolkur」,被祖母「*」抚养长大。他没有关于父母的记忆。

虽然他谈起过许多次关于父母的问题,但「*」始终没有给他回答。他一向是会刨根问底的,但在这个问题上却从不较真。或许,他被「*」施加了「控制系魔法」,影响了记忆。

「*」曾作为能够掌握三种「Xen」的「辛铎人」加入了「精灵议会」。但对「世界树」最虔诚的「*」,在某天却不知为何突然离开了「辛铎」。议会也对此闭口不提。 仿佛「*」从未存在过。

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他也是在来到「环」后,才从「?」口中知晓自己的祖母曾有如此过往。

在他的记忆中,「*」教会了他最基础的「风系」和「暗系」魔法。在他的记忆中,「*」讲给他许多「辛铎人」笔下的故事。在他的记忆中,「*」唯一的一次歇斯底里,是告诫他一定不要离开「Itpolkur」。在他的记忆中,「*」直到死前,都很少展露笑容。

他以前从未质疑过这一切,但在「*」去世后,或许是「魔法」效力减弱,他渐渐察觉到部落中的种种异常。比如他记忆中的那些画面。

比如部落的大家对「*」的记忆都只有“她是 110「Blikk」前左右来到部落的”这回事。

2 -「Itpolkur」

「Blikk」是「Itpolkur」使用的纪年法。

「Itpolkur」位于「永封之地」,部落的住民们生活在溶洞中。即使有频繁的地质活动,千百年来,溶洞也没有发生过一次塌陷。溶洞深处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矿石「Sikon」,它会发出规律性的荧光。利用这种律动,部落的先祖创造了「Itpolkur」独有的纪年法。简单来讲,一个「Blikk」约等于一个「安努年」。

「Itpolkur」没有商贩来往,更没有与国家交流。虽然在「永封之地」,但不可思议的是,「Itpolkur」可以完美地自给自足。「Itpolkur」使用的语言不同于「环」上所有主流语言。但「Itpolkur」人的语言中夹杂着一些「井兰城语」特有的词汇。

「Itpolkur」的文化并不发达,这里百余位原住民都乐意安于现状。没有人想要走出部落,也不允许他人踏出黑夜。如果一定要离开,则必须接受「记忆操控」,以保证「Itpolkur」的秘密不会外泄。

3 -「Letter」

抱歉,祖母,我最终还是违背了约定,来到了「环」。

不是什么叛逆心理啦! 当然,我也不是想挖出祖母你费尽心思隐藏的秘密。

我只是,单纯地,想起了祖母你曾讲过的那些故事。我想要看到,看到直达云霄的「莫西斯」,看到商贾往来的「井兰城」;我想要知晓,知晓吟游诗人未讲完的故事,知晓梅城中械理学的奥秘。

所以我决定出走,逃出这个一无所有的「Itpolkur」。祖母教的魔法帮了大忙,利用「幻术」,我终于成功逃离了永夜。

路途艰辛,略过不言。

我最终活着到达了「环」,但我未曾想过「舟介里」会是我的第一站。从未听过的语言,从未见过的巨湖,从未尝过的美食,从未经历过的故事。我再次确信,来到「环」,一定是我人生前十七年做过最正确的事。

前几日我路过一个小城,有个人叫住我,给我讲了很多祖母你的往事。唔,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果然祖母曾是非常厉害的人。

不过,果然我还是不想去深究祖母你的过往。所以我直接用「易容」跑路啦~ 尽管现在的我还只到做到改变发色的程度就是了。

现在我正在前往「井兰」的路上,跟着某个商队一起。虽然对「莫西斯」同样充满好奇,但想来将它作为旅途的最后一站,会更有意义些。是的,我决定要去游历「环」,探寻所有未知(的美食)。

对了,我还给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Nengou(榚 yǎo)。那是我来到「环」之后见过的第一种食物,简单修改了一下,就决定是它了。

没有想要忘记和祖母共度的时光的意思啦。「X」是专属于我和祖母的记忆。

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死后的世界。但如果有的话,希望祖母你在那边喜乐无虞。

……

虽然一个人有些寂寞,但「环」果然是乐趣无穷的。

……

商队快出发了,这封信也就到此为止了。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