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与少年」

少年跌跌撞撞地闯入到密林深处的一座神社。

神社门口的鸟居很破败,曾经朱红色的立柱和已不见往日荣光,兴许是很久没有人来打理了。巨木荫蔽,几束的阳光透过叶缝洒在一处门口的雕像上。少年摘下手套,轻拂去雕像顶部的灰尘,方察觉是一只狐狸在镇守此处。

「或许有狐仙居于此地?」少年心想道。他踱步向前,拾级而上,在剑与剑鞘摩擦的窸窣声中,还听到了从高处传来的轻声哼唱声。但少年不敢做声,怕惊扰了神社中居住的神明。

神社本殿门口,一个长着狐耳的人影坐在本殿的门廊上,正眯着眼晒着太阳。他隐约听到了山下传来的脚步声,于是揉了揉眼睛注视着山顶上台阶的尽头的方向。只见一个白发少年(和他头上的护目镜)从低处的台阶一点一点地“探出头来”,狐耳少年看到了他金色的眸子,也注意到那双闪亮的眸子也正在打量着他…

少年满脸惊喜:坐在神社门廊上的那个人…不不不,那位神明大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狐仙吧!少年眼中的「狐仙大人」身着一身红白相间的宽松长袍,但坐姿却显得有点吊儿郎当:他将左腿悬在门廊与地面的半空中,而右腿立起于胸前,支撑着身体一半的重量。

少年来不及想太多,想一个健步冲上最后几级台阶一睹「狐仙」的尊荣。少年口中激动地喊到「是神明大人吗…」,却不料脚下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整个人跌倒在台阶上。只见那位「狐仙」一个侧身向前,伸出左手将即将摔倒的少年的右膀扶起。少年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摔倒的过程,就发现自己的上半身完全被「狐仙」的臂膀托起。他慌张之中赶忙尝试平衡了身体,由于刚才的有惊无险,少年此刻以鞠躬之姿单膝跪在「狐仙」身前,他缓缓抬起头观察着这位刚刚出手相救的恩人:他的胸口挂着的黑色的菱形石坠。少年的目光逐渐上移,「狐仙」的头发黝黑,左侧的头发留着几缕鲜红的挑染,右侧的鬓发被白色的狐仙面具所遮盖,而头顶上则立着一对灵动的白色狐耳。此时的「狐仙」,居然正一脸笑咪咪地看着自己!

「没想到传说中的狐仙竟然如此俊俏!」少年心中想着,却发觉自己已经凝视着「狐仙」的面庞入了神。他赶紧重新低下头移开目光,手忙脚乱地向「狐仙」行了一个非常不标准的骑士礼:

「您…您就是居住在大墨山中的仙人————墨…墨大仙吗」少年生怕用的称谓不对而惹怒了仙人。

「什么墨大仙啊————听起来一点都不可爱。叫俺墨裔就行啦!」

这位自称「墨裔」的狐耳少年的声音犹如珠落玉盘,这让少年一时间竟迟疑这声音究竟来自天界,还是来自面前的仙人。

他微抬起头,眼神游移在「狐仙」的双目以下,想要平视却又不敢正对他的眼眸。直到少年用余光看到对面那人的双唇微启,随后是刚才的天籁之音又传到了自己的耳边:

「诶嘿~你叫什么名字呀?」

墨裔与少年四目相对,狐耳少年这才注意到,对面这人看似一身旅行者的装扮:机械风镜搭配着他白金色的头发格外醒目,蓝底白条纹的针织围巾下面披着一个可爱的白底黄边小斗篷,背后是他毫不起眼的佩剑;与此相对,少年下半身的装束却略显寒酸:单膝跪地的姿势露出了他裤腿中央的一个大破洞,破洞处露出的膝盖则被一条红色的方巾包扎着。

「他在来这里的路上受伤了吗?」墨裔盯着他鲜红的方巾这样想到。

「我…我叫普洛!久…久闻墨大…哦不…墨裔大人的大名,故冒险至大墨深山寻觅仙人踪迹!」普洛道,「如有冒犯之处,还…还请墨裔大人恕罪!」

「嗨~别大人大人这样地叫啦!听着很让俺不舒服诶!」墨裔用方才伸出的左手挼了挼普洛白金色的短发。

「要叫墨裔啦!普,洛。」墨裔笑着说道。